蓝色的天幕上嵌着一轮金光灿烂的太阳,一片白云像碧海上的孤帆在晴空飘游。阳光如水般音符一样灿烂的流动,湿澈了不同的妩媚的忧伤。微风轻轻的吹暖暖的阳光覆盖着大地小草在阳光的沐浴下舒展了身子  

父亲抽着烟对我正经地问道:“兔崽子,给老子说实话,你跟中尸毒那娃啥关系?”

我耸了耸肩解释道:“没什么关系啊,我们就是同事,朋友。”

“胡说,那娃昏迷后一直在叫你知道不?”

父亲告诉我,在我去找黄太婆那段时间,床上的于晓灵嘴里一直在喊我的名字。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咋解释。

后面于晓灵休息了差不多后,由于殡仪馆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所以午饭我也没选择在家吃,就这样,我们三人踏上了回石门的路程。

于晓灵知道了邱雪冰是黄太婆交付给我的,所以在路上对她也是十分客气,毕竟黄太婆可是于晓灵的救命恩人。

下了高速后,我们去了商场。

于晓灵给邱雪冰买了几件像样的衣服,等邱雪冰从试衣间走出来,让我差点没惊掉了下巴。

她穿着一身碎洋裙,看上去仙气满满,就她现在的样貌身材秒杀不少的女孩。

我吐了口吐沫。

我本以为于晓灵的身材跟样貌就算极品了,然而她们二人相比可谓是不分伯仲。

就这样,我也被不少的男同胞眼神鄙视。

在路上于晓灵问我殡仪馆的事情还要不要解决。

我说这件事肯定要管到底,我让她别想太多,这件事我一个人就可以解决了。

把她送回了家中,我开着于晓灵的车到了花圈店门口。

将车停好我带着邱雪冰走了进去。

她看到店里的花圈纸人分别感到比较害怕。

我冲她笑了笑:“我就是卖这个的,你要是害怕的话,我想办法给你找个工作怎么样?”

我心想找周宏才给邱雪冰安排个工作问题应该不大,毕竟她是个女孩,对花圈店这种环境肯定心里恐惧。

然而邱雪冰摇了摇头说哪里也不去。

我耸了耸肩说好吧。

还好陈叔的店里有两个屋子,我简单的打扫了一下她的房间,告诉她以后就在这里休息,又把花圈店东西的价格告诉了她一遍,她倒是很聪明,没一会就全知道了。

我拿出手机看到好几个未接来电,全部都是周宏才的。

昨晚我在车上给周宏才汇报了这件事,后面就把手机静音放到兜里了。

我拨打了回去。

“喂?”

“小郭啊,你在哪里?殡仪馆又出事了。”周宏才对我说道。

“等我过去说。”挂断电话后我简单的对邱雪冰交代了一下,之后便开着车往组织奔去。

我刚到组织楼下,远远就看到一个飞快的东西冲我窜了过来。

吓得我立马一个闪身躲了过去。

  酷W%匠:网首P'发#0^

就跟个大黑耗子一样。

定睛一看,这是一辆绿色摩托车,从车上下来一个小伙子,他的身高大概在一米八左右,身材壮硕,穿着一身骑行服,戴着一个大头盔。

“以后小心点,撞死你了我可不管。”这小伙子走到我身边冷冷说道。

“卧槽,你说什么玩意?”不等我跟他讲理,他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大楼内。

我心想在周宏才公司上班的人都这么叼吗?

不过我也懒得跟他计较,当务之急是去找周宏才。

我坐着电梯上了楼上,进了办公室看到周宏才一脸焦急的坐在沙发上,桌子上的烟灰缸已经插满了烟蒂。

他看我我进来,立马站起身焦急的问道:“灵儿怎么样?”

“她没事了,我让她回家休息了。”

“那就好,那就好。”周宏才松了口气欣慰道。

“又出什么事了?”我点燃一颗香烟坐在他对面问道。

“今早我收到通知,左俊良死了,他的尸体在组织的停尸间,尸检报告应该很快就会呈上来。”周宏才对我缓缓说道。

我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昨晚左俊良明明还很好,况且他昨晚应该回家了啊,怎么可能会死?

“尸体在那里发现的?”我抽了口烟问道。

“他的家里,这是照片。”周宏才从抽屉里拿出来五张照片放到了我的面前。

我拿起照片仔细端详了起来。

照片上的左俊良在脖子上有两个大约直径为五厘米的伤口,周围已经发紫,看样子,他生前应该是被什么咬了。

第二张照片上的左俊良,在他睡觉的床上上面布满了黑色的血迹,就跟今天从于晓灵身上流出来的血颜色一样。

“报告大概什么时候能上来?”我将照片放下问道。

周宏才看了看手表道:“应该快了,叶越彬休假了,我调来了一个人,就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在呆了半小时后,办公室门被敲响,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我定睛一看,这特喵不是开摩托车差点把我撞到那小子吗?

这小子现在身上的骑行服已经换成了白大褂,他走到周宏才面前恭敬的说道:“老大,这是你要的报告。”

一个透明的袋子放到了桌子上。

“小阳,给你介绍一下,他也是个法医,他叫魏彭浦。”周宏才转头对我说道。

魏彭浦看了我一眼冷冷的道:“我们见过了,刚才我骑车差点撞死他。”

卧槽,这货说话也太不客气了。

这跟叶越彬比起来完全就是两个极端啊。

“哈哈哈,你们年轻人,见面有些火花也很正常,小魏,你先下去忙吧。”周宏才紧忙打着圆场。

说完魏彭浦就离开了办公室。

我看着他的背影心想有啥可臭屁的,哥们跟僵尸搏斗的时候,你还不定在那里和稀泥玩那。

我拿起来尸检报告看了起来。

左俊良死于凌晨四点半,死因是体内发现了一种毒素,具体是什么毒素,没有说明,只是写了两个字,未知。

看来,左俊良昨晚应该是被僵尸咬了...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周宏才对我问道。

“晚上我再去殡仪馆一趟吧。”如今我别无它法。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