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本来以为,这地下的通道,只有一条,但老白这么一撞,他才发现地下居然四通八达。

“那个人脱困了!”

就在这时,背后的囡囡说道。

“谁?”

易阡陌一阵警惕,道,“你是说之前跟你对话的那个人?”

  酷hI匠●网首d发W*0$

“嗯嗯。”

囡囡点了点头,道,“大哥哥,你不要过去,那个人很危险,你现在所去的方向,正是那个人的所在。”

“看来这太昊焰光旗,本来还镇压着那邪祟一部分的力量!”易阡陌说道,“我取走了太昊焰光旗,他便如鱼得水了!”

他当然不能听囡囡的,毕竟老白跑了,他得把老白找回来。

“你先睡一会,别理会那个家伙!”易阡陌说道。

囡囡点了点头,趴在他背上,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而此时周围的阴气越加浓厚,他的识海中,出现了阵阵窃语。

他在地下饶了好大一圈,都没找到老白的身影,眼前却忽然一亮,出现了光,他顺着光亮的地方跑去,却见到一个洞口。

他纵身一跃,爬出了洞口,迎面而来的是一股凉飕飕的山风,他竟站在了山腹,而在他的周围,有四座山峰。

“五指峰!”易阡陌想到了来时看到的那一幕,“我竟然进入了魔宗山门!”

“这是五指峰的主峰!”

青木上人说道,“山顶便是魔宗大殿,我便是在那里放下的聚魂幡!”

易阡陌皱起眉头,立即往山顶而去,越是靠近,识海中的声音便越是强烈,而他明显感觉到,身后的囡囡,已经瑟瑟发抖。

很快,他便来到了主峰的山顶,只见一座古老的大殿立在他面前,前面便是一块空旷的广场。

大殿的大门紧闭,奇怪的是,周围全都是残垣断壁,唯独这魔宗的大殿,竟然是完好无损的!

“怎么回事!”

青木上人说道,“我上次来的时候,这大殿已经倒塌了!”

“难道有人修复了大殿?”易阡陌满脸怀疑,“或者说,魔宗重现人间了?”

也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阵阵破空声,易阡陌脸色一变,当即躲到了大殿后面,收敛了气息。

只见一名身穿黑袍的老者,落在了广场上,其修为竟然连易阡陌都看不透,他心底立时紧张了起来:“这人绝对超越了金丹期!”

“养魂果被盗了!”

一个声音忽然从大殿内传来,紧跟着走出了一名青年,“有人进了此地!”

“老祖的棺椁是否受到惊扰?”老者问道。

“没有!”

那青年说道,“不过,地脉中似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老祖的棺椁微微震动了起来,看来是要出关了!”

“嗯!”

老者点了点头,道,“带我进去看看。”

青年立即领着黑袍老者,进入了大殿,易阡陌在大殿一侧,皱起眉头,道:“什么老祖?你有听说过吗?”

青木上人也是一头雾水,道:“或许,是魔宗的后人,主子手中有却邪剑,大可以进去看看。”

易阡陌自然不会听信他的,刚才那黑袍老者的实力,绝对可以轻松的碾压他,即便展开混元剑体,那也是一点机会都没有的。

只是老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这让易阡陌有些着急:“这家伙要是进入了大殿里,可就真的麻烦了!”

易阡陌手里没有水晶球,而即便他有,那也只能老白催动,这让他有些难受。

就在这时,大殿内有了动静,紧跟着那老者与青年又走了出来,两人急匆匆的便离开了山顶,转瞬消失。

易阡陌看着那开着门的大殿,犹豫了一会,便带着囡囡走了进去。

“咣当!”

易阡陌刚一走进去,殿门立即关闭,在大殿的中央,放着一具漆黑的棺椁,其上萦绕着恐怖的煞气。

外面立时传来了那黑袍老者的声音,道:“废了这么大的工夫,总算是进去了!”

易阡陌知道自己中计了,而他背上的囡囡,颤抖的更加厉害,小声的说道:“大哥哥,棺椁……棺椁里的人……在和我说话,他说……他说让我进去……”

易阡陌死死的盯着那棺椁,就在这时,青木上人说道:“是聚魂幡,有阴煞修出了灵智,主子快放我出来,我来镇压他!”

易阡陌并没有拿出却邪的意思,反而是直接将却邪,收入了剑丸当中,屏蔽掉了青木上人的声音。

“说话!”空旷的大殿里,传来易阡陌的声音。

“把剑和小女孩留下,你可以活!”

棺椁内传来一个深沉的声音。

“不可能!”

易阡陌说道,“剑不可能给你,人更不可能给你。”

“你没得选!”棺椁内的声音说道。

“外面那两个,一个是金丹后期,一个是超越金丹期,以他们的修为,要镇压我不费吹灰之力,却废这么大劲,让我自己走进大殿,不是在怕我,而是在怕你!”

易阡陌说道,“而我身上有你畏惧的东西,所以,你不能让我死。”

棺椁内瞬间沉默了。

“聚魂幡!”易阡陌说道,“你是阴煞修成的灵智,但是你脱离不了聚魂幡,如果我猜得不错,青木上人其实是在聚魂幡内留有印记的,他念头一动,无论你修为多高,都将被抹去灵智!”

“你想要什么!”

棺椁内的声音直接道,“我都可以给你,但剑和女孩,必须留下!”

易阡陌当即拿出了却邪,而后唤出了青木上人,青木上人立即说道:“主子,快将我放开,我可以镇压他!”

“你是可以镇压他,但如果我放开你,你立马便可以抹去他的灵智,而后取而代之?”

易阡陌笑着道。

“主子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对主子忠心耿耿。”青木上人说道。

“哈哈哈,没想到当年的魔宗少宗主,一代枭雄般的人物,竟然在一个筑基后期的小辈面前,卑微的像只蝼蚁,真是报应不爽!”

棺椁内的声音说道,“我可以答应你,但你得让我活!”

“主子千万别听他的,若是……”青木上人解释道,“啊……”

他话还没说完,身体忽然扭曲,大殿里传来他痛苦的咆哮声,易阡陌冷冷的盯着他,道:“我说过,此前的算计,是最后一次!”

“杀了他,立即杀了他,否则……我立即抹去你的灵智!”青木上人大声的喊道。

棺椁内却没有丝毫的动静。

“只要你还存在于剑中,那么……你的意志便在我的掌控之下,我让你生,你就得生,我要你死,你就得魂飞魄散!”

易阡陌说完,立即将却邪收回了剑丸内。

“你是怎么做到的!”棺椁内的声音惊讶道。

“现在该我问你。”易阡陌说道,“你要囡囡作甚?”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唯易永恒说:   PS:晚了点,不过还是更出来了,看在俺冒着跪榴莲皮的风险回来码字,大家是不是得送点恶魔果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