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

江北省会,通州。

卫家。

卫正雄看着被挂断的电话,一脸难以置信。

他位高权重。

好像自从他当上家主之位后,还没人敢挂他电话。

更不要说威胁他了。

久久之后,他才咬牙低声骂道。

“什么狗东西,威胁到我头上了。”

“爸,怎么了?”

在他下手,一名长发青年见此,才仰着头诧异问道。

将电话收起,卫正雄深吸一口气,冷着一张脸道。

“你妹妹在金州惹点祸,被人教训了一顿。”

一听这话,青年勃然大怒。

“什么人这么大胆,活腻歪了。”

“大胆?”

卫正雄讥笑一声,阴阳怪气的道。

“这还不算大胆,那人还让我带着你妹妹的骨灰去给他道歉,否则,要拿我卫家祭旗呢。”

原本是让人气愤的事情,但说到最后,卫正雄嘴角竟然翘起一抹笑意。

他是笑楚风的无知。

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也太会信口开河了吧。

“我倒是看看是哪个狗东西,我先弄死他全家。”

卫正雄没当回事,他儿子一听立刻就炸了,转身就要往外走。

“站住。”

卫正雄见状不由呵斥道。

“都这么大了,还不知道稳重。”

青年闻言一楞,他止步回到道。

“怎么了,爸。“

卫正雄想了想,接着就吩咐道。

“这件事暂时先放下,你去金州,先将你妹妹接回来,一切等回来再说!

“什么?”

听到这话,青年立刻瞪大眼睛,不满道。

“爸,为什么,那人都骑在我卫家头上拉屎了,这还能忍?”

“不是让你忍,是我总感觉最近心神不宁,估计金州近来有大事要发生,你先别多事。”

一个楚风,他不在意。

哪怕是高义,也奈何他不得。

但军武之争,牵连甚大。

如果这两方斗起来,他们卫家从塞牙缝都不够。

之前楚风的话,还萦绕在他耳边。

他打算先将女儿接回来,问问情况再说。

见儿子还不甘心,他不由再度道。

“那人又跑不掉,早一天,晚一天,人不还在,我说了,有什么事先让你妹妹回来再说。”

听到自己的父亲再度强调,青年纵有不甘心,此刻也只能点点头,冲着远处哼道。

“算你走运,先让你多活几天。”

……

齐家别墅,终于空了。

一屋子人渐渐散去。

王生等人,被高义带走。

秦雅王致远,两家则是失魂落魄的离开,如丧考妣。

原本寄予很大的希望,但秦雅万万没想到,楚风的能量,超出她的想象。

此刻,她满脑子都是危机感。

毕竟现在距离楚风的三月之期,眼看时间不多了,可以论天算了。

如果再没有任何手段,那她这位人前显贵的人物,不但会身败名裂,而且会死的很惨,遗臭金州。

她步履踉跄,急着去找李啸中商议。

甚至走到台阶的时候,还被绊了一下,可见心头的慌张。

至于楚风。

他本来是来找齐莺下棋的。

没想到发生这一连串的事情,棋是下不成了,他只能歉意一声,告辞离去。

房间空空,齐老两人一颗担忧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只不过齐莺望着那道离去挺拔的背影,久久收不回眼睛。

“别看了,人走远了。”

  n酷d$匠Y网h◎首s发0R

齐老见此,悠悠叹了口气,伸手在自己孙女眼前晃了晃。

“啊……。”

齐莺回过神来,惊了一声,脸色不由红了。

看到齐老一脸狭促的眼睛,她不由跺了跺脚,不满道。

“爷爷,你干嘛。”

齐老嘿嘿一笑,但随后他摇摇头,有意无意的道。

“莺儿,楚先生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对于这种人,咱们还是别有其他心思的好。”

精明如齐老,岂能看不出孙女的意思。

不过,在这之前,他还有意撮合两人。

但经历了今天的事情,他已经死心了。

倒不是楚风不够优秀,是对方太优秀了。

“爷爷,你……。”

心思被戳穿,齐莺脸色微微一变,微微有些羞怒。

但随后她又银牙暗咬,心中不服气的心态又起来了,暗自哼道。

“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吗,那我就走去他的世界。”

楚风出门的时候,太阳已经没有了。

转而是阴天,没多久,竟然飘起了雪花。

谁说只有夏天的天气才说变就变。

看这雪有要下大的趋势,楚风赶忙催促江霖,去接女儿,下雪路滑,以免待会万一堵车,耽搁了。

江霖见此,暗自翻一个白眼。

他发现现在老大妻管严是越来越厉害了。

分明这放学还早好不好。

然而,楚风刚上车,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拿出来一看,竟然是周叔打来的。

他一接通,却发现打电话的不是周叔,而是陈姨,让她一楞。

陈姨倒是很少给他打电话,今天这是怎么了?

楚风一脸纳闷。

不过电话那边的陈姨倒是自然,冲着电话对楚风就是一阵嘘寒问暖。

楚风不免又想到了以前。

他小时候就没了母亲,的确都是陈姨充当了母亲的角色。

这也是他一直敬重周叔一家的原因之一。

一顿唠叨后,陈姨终于步入了正题。

再过几天,就要小年了,让他回家吃个饭。

对此,楚风自然是满口答应。

然而,陈姨却没有急着挂电话,话锋一转,又拐弯抹角的问楚风能不能带媳妇一起回家。

毕竟,一家人在一起,才叫过年。

楚风是哭笑不得。

他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个电话是陈姨打的。

这话周叔是说不来的。

不过,他心中闻言倒是升起一阵暖意。

看样子,周叔一家当真拿自己没当外人。

他想了想,就答应了。

陈姨一听这话,立刻满心欢喜,说要立刻准备。

之后,不等楚风开口,就直接挂了电话。

似乎,他已经不重要了。

看着挂断的电话,楚风嘴角扯出一丝苦笑,不过随后他回头看向江霖道。

“马上就小年了吗?”

江霖一楞,之后点头,肯定道。

“还有三天。”

小年已过,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春节了。

楚风哦了一声,不由吐了口浊气,心思飘远。

不知不觉,他已经回金州两个月了。

原本他打算,回金州处理好事情之后,就在此终老。

但此刻看来,有点不现实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