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周小昭虽然没和元泰喝酒,但三人却是聊了很久,最后元泰亲自派人送周小昭回了丁家别墅。

在离开之前,元泰一脸严肃地对着周小昭说道,“周康兄弟,真没想到你居然是丁家的亲戚,不过你也要注意,我听说丁家最近好像有些波荡。”

“波荡?”

周小昭微微一愣,联系到丁家现在忽然要让母亲认祖归宗,他下意识地觉得可能这所谓的波荡,便是丁家做出这样决定的原因。

他心头微微一动,“泰哥,你知道丁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元泰却是摇头,“只是听人提过一嘴,大概是和药酒集团有关,不过丁家和我素无交情,我也没有多问,如果周康兄弟想知道,我可以去调查一下。”

“麻烦泰哥了。”

周小昭顿时感激道,他也知道以元泰的身份和地位,绝对比他更容易调查到一些东西。

接着两人寒暄了几句,元泰便是坐车离开。

这个时候,周小昭又接到了一个电话,当他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是个陌生号码。

“喂,请问是周康吗?我是顾婉彤。”

“顾婉彤?”

周小昭先是微微一愣,接着才想起来那天虽然顾婉彤没肯跟他说多少话,但还是留了他的手机号码,只是他并没有保存顾婉彤的手机号而已。

“有什么事情吗?”

虽然和顾婉彤的两次见面,大家交谈都不是很愉快,但周小昭也犯不着对别人恶语相向,他觉得自己和顾婉彤只是有点分歧。

顾婉彤那边也听出了周小昭话语里的疑惑,顿了顿才说道,“实在抱歉这么晚打电话给你,是因为巧丽。。刚刚巧丽打电话给我,说她在医院被检查出来癌症三期。”

对于这个结果,周小昭并不意外,他早就看出薛巧丽身上有点毛病,只是没想到真实结果,薛巧丽的癌症比他预期地还要严重。

癌症三期,以现在的医学发展来说,也基本上和判了死刑没多大区别了,或许运气好,还可能有个几年的活命。

薛巧丽和顾婉彤分明是从医院那里得到了同样的消息,所以这一次她打电话给周小昭,也是想问问周小昭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救救自己的闺蜜。

当然,也没抱太大的希望就是咯。

解释完这一切,周小昭也是道,“她的病情还好,没有严重到药石无灵的程度,不过可能会比较麻烦。”

听到这话,顾婉彤的脸上充满了惊喜,“那我们明天去找你?不,明天我先请你吃顿饭!”

顾婉彤提到这里也是很不好意思,之前明明周小昭在中海已经救过她一次,于情于理她都应该请周小昭吃一顿饭,只是之前她也觉得周小昭是个胡言乱语刷存在感的人,对他的印象没有那么好。

可是现在,薛巧丽的事情已经证明了,至少周小昭在医术上,确实是有三分本事的。

这样的人,也值得她好好结交。

周小昭也没拒绝顾婉彤的邀请,又随便聊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一夜无事,第二天中午,周小昭正常起床。

到楼下的时候,母亲已经吃过了早饭,正在客厅里看电视。

顺便还提到了房子过户的事情,她还是有点疑惑的样子,“小康啊,昨晚你不在,我还想问问你,房子过户要签的文件很多吗?”

周小昭也没在意,只是点点头,“的确不少,怎么了干妈?”

“哦,也没什么。”丁碧柔想了想,还是说了一句,“昨晚你远桂伯伯说因为需要签字的文件比较多,而且有很多可能还要麻烦我到处跑,为了不麻烦我,他让我签了十几分在空白纸上。”

咯噔!

  更c新W最'k快上o|必发娱乐0K

听到这话,周小昭心里猛地一跳。

要知道,将名字签在空白纸上,是最容易被坑的,稍不注意,人家就可以用你的签名把你的财产挪用。

不过旋即想了想,他也觉得不太可能。

老妈现在名下除了中海那套老破小之外,也没有其他的资产了,就连他们在中海的那套三居室,都是自己名下买的。

至于银行存款,周小昭虽然不清楚老妈有多少钱,但总归不会超过十万块。

就算丁远桂要坑老妈,老妈也要有值得他坑的地方啊。

丁家哪怕出了什么事,按照丁家药酒集团的体量,丁远桂也不至于连这点小钱都要坑骗。

或许真的是不想一趟趟跑来找老妈签字吧,周小昭心里这样想。

又和老妈聊了几句,周小昭也算是了解到丁碧柔心里真正的想法,不管怎么说,静海都是她长大的地方,所以她还是内心更倾向留在静海。

至于妹妹周丫丫,现在也快考大学了,青舟中学即便是放在静海也是不错的学校,所以短期内也不需要转学到静海,大不了大学考到静海了。

静海大学也是江南知名学府,甚至排名还要优越于中海大学。

知道这一点后,周小昭反而更加担心丁家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阴谋,只是现在还没有展现出来。

希望丁家不会再伤害自己的母亲,要不然哪怕是丁家五大豪门,我也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周小昭在心里这样想着。

这一来二去折腾了一会儿,转眼就已经十一点了,和母亲交待一声自己今天要出去吃饭,周小昭便一个人打了一个车去了和顾婉彤约见的地方,静海星空广场。

在星空广场,两人约在了一家牛排馆吃饭。

刚一见面,顾婉彤便是问道,“听说你那天来静海,是丁家的丁远桂叔叔亲自来接你的,你和丁家。。”

周小昭微微一愣,旋即笑了笑,“的确,我和丁家有点关系,我的干妈曾经是丁家人。”

“哦。”

顾婉彤听到这话便是沉默了一会儿,不过过了一会儿,她又是接着说道,“周康,我不知道你这一次来静海是为了和丁家发生什么联系,不过。。我劝你最近最好离丁家远一点,他们家族可能出了一些事情。”

“出事?出了什么事?”

这已经不是周小昭第一次听到丁家出事的说法了。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