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段飞羽站在车旁,准时守候在陆氏大厦门口,他今天还特意换上了一声新衣服,并且还去做了一个发型。

他的长相虽然说不上帅破天际,但也并不差什么,脸上一直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显得更加的迷人,集团不少的年轻女职员都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

等了差不多五六分钟,陆曼筠才走了出来。

她看见段飞羽一脸笑容地看着自己时,脸色忽然一红。

而她看着段飞羽打开车门,拿出了一大捧火红的玫瑰走上前的时候,忽然有些愣神了,他和她虽然已经‘结婚’,但这还是他第一次送自己鲜花。

面对爱人的送花,陆曼筠也觉得眼圈微微一红。

“曼筠,喜欢吗?”段飞羽将玫瑰送到了她的面前,柔声说道。

“喜欢。”陆曼筠接过了花道。

她拒绝送花的人有很多次,但接花却是第一次。

“我已经定好了餐厅,我们先去吃饭吧。”段飞羽十分绅士地道。

面对段飞羽的邀请,她无法拒绝,也不能拒绝。

“对了,我后备箱里还放了点东西,你帮我拿一下吧。”

“哦,好。”陆曼筠捧着花,刚刚打开后备箱,无数的气球就飞了出来,每个气球还连接着缤纷的彩带,飞向了天空……

气球飞走,备箱里还有很多玫瑰花,它们整齐地摆成了一个心形。

陆曼筠吃惊地捂上了嘴,在惊喜和浪漫面前,没有女人能挡得住,她也是一样。

“惊喜吗?”段飞羽走过来笑道。

陆曼筠看着眼前这些心形玫瑰,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她所认识的段飞羽是一副痞相,做什么事情都不介意,今天忽然转变了态度,玩起了浪漫,她还有点不太适应。

于是转过身来,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会泡妞,说,你这个花花公子到底祸害了多少小姑娘。”

“疼,疼,这么多人看着,给点面子好不好。”段飞羽疼得龇牙咧嘴道。

因为这种俊男美女,温馨而又浪漫的场面可不常有,所以不少人都在看着。

陆曼筠朝着周围看了看,不由得有些尴尬,赶紧收回了手。

“哼,暂且放过你,走吧。”

说着,二人上车就离开了……

…………

段飞羽和陆曼筠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七八点钟了,刚开门进屋,段飞羽就一个公主抱将她抱了起来。

“要死啦,这么着急。”陆曼筠俏脸通红地道。

二人在餐厅喝了整整一瓶红酒,不知她的脸红是酒红,还是娇羞。

“那你着急吗?”段飞羽深情地道。

“嗯。”陆曼筠环住了他的脖子,主动献上了香吻……段飞羽则是一步步地走向了卧室。

酒精是美妙的,它能让清醒的人放下对于理性的坚持,追求最原始而最美妙的愉悦。

“几点了?”陆曼筠小鸟依人地靠在男人身上,小声地问道。

她现在浑身无力,连拿手机看时间的力气都没有了。

“快十二点了。”段飞羽随手拿过了床头的手机道。

“坏蛋,第一次就折腾人家这么久。”陆曼筠轻轻地锤了一下他的胸口,娇羞无限地道。

“现在说我坏,刚才可不是哦。”

“讨厌,我想去洗个澡,可是一点力气都没有怎么办。”陆曼筠靠在他耳边,吐气如兰地道。

段飞羽邪魅一笑:“这件事你算是找对人了,正好我也想洗个澡。”

说着,他抱起佳人又走向了浴室……

大约十二点半左右,别墅的门打开,加完班的叶婉怡回来了。

她看着灯火通明的别墅喃喃自语道:“家里没人怎么还亮着灯?”

说着,她换了拖鞋,习惯性地走上楼。

刚走到楼梯口,就听见了一阵让她心跳加速的声音,而且顺着楼梯口,一直到她和陆曼筠的房间门口,横七竖八地放着鞋,外套等衣物……

她看着这些东西,脸色也红得发烫,为了避免尴尬,她正准备悄悄出去,当做自己没回来的时候,浴室门忽然打开了,裹着浴巾的陆曼筠率先走了出来。

“婉怡!”

  T酷}L匠网$永¤久免费q_看‘u小H》说0

陆曼筠看着站在楼梯口的叶婉怡瞬间瞪大了眼睛,她和段飞羽光顾着快活,完全把叶婉怡抛在了脑后,她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尴尬的不止是她,叶婉怡也有些手足无措,“曼筠,你在洗澡啊,我还以为,你在房间里呢。”

一提到房间,陆曼筠的脸就更红了,不止是一地衣服,床上更是杂乱一片,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对了,我有东西落车里了,我去拿一下。”叶婉怡找了个借口,穿鞋就走出去了。

“走了?”段飞羽听见关门声,探出头道。

“都怪你。”陆曼筠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又在他的腰间狠狠地捏了一把。

“曼筠,这怎么能怪在我的头上呢,是你非要洗澡的,而且你还问了我时间,我以为你知道的。”段飞羽苦着脸道。

“行了行了,赶紧穿衣服去吧,婉怡拿完东西就回来了。”陆曼筠赶紧催促道……

走出别墅的叶婉怡靠在门口,她只是找个借口出来,因为她不可能把段飞羽堵在浴室里,那样只会让场面更加尴尬。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清凉的晚风拂过她发烫的脸颊,让她舒缓了一下。

不知为何,尴尬的同时,她心中还有一丝悸动和嫉妒,甚至有一种想要取而代之的感觉,脑海中也浮现出了那天段飞羽在浴室狼狈逃跑的画面。

“叶婉怡,你想什么呢!他可是个坏蛋,就知道欺负人坏蛋!”叶婉怡自言自语道。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晃了晃脑袋,想要把这个念头赶出去,可越是如此,脑海中那份记忆和画面就挥之不去。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是爱上那小子了?”叶婉怡喃喃自语道,说着,她走到了葡萄藤下的藤椅之上,慢慢地摇了摇,脑海之中浮现出了她和段飞羽的过往……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