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全不费工夫?”陈泽反问。

这人一怔,随后取出一枚玉符灌入真气,霎时间神采气息冲天,化作一道赤霞映照万里。

“这是我门集合讯号。掌门已经下令,试炼之中必杀你!”这弟子肆无忌惮。

试炼之前并无大人物出言护佑陈泽,所以他们便可明目张胆地对陈泽下手。

这人自以为陈泽会害怕,岂料后者竟然完全不在意,“我就说自己的装备不能白准备。”

这么多人主动找上门,陈泽焉有不招待之礼。

“什么意思?”这人不解。

“意思就是……”

陈泽的身形突然冲了起来,拳头包裹着重力法则,一拳就将这人轰杀。

这……

外面监督法器前众位秦天仙府的长老们蒙了。

“那弟子怕是得有真丹三重境界吧,就这么被杀了?”荣修诧异。

“陈泽不是只有气海境么,怎么可以有这么强的战力!”何迁百同样疑惑。

“恐怕我们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他,就是妖族奸细。”梁仲闲道:“你们应该知道,服用妖血丹的人战力惊人却根本查不出来,往往能碾压同境修士。”

何迁百说:“那咱们还等什么,赶紧把他抓出来啊。”

“不着急,这么多人围攻上来,量陈泽有三头六臂也难以抵挡。妖族安插的奸细绝不止这一个,我们要把他们都揪出来。”

他们咬牙忍住,等着服用妖血丹的奸细们自己跳出来。虽然这么做会死掉很多弟子,但他们已经有教训。曾经有妖族奸细成为秦天仙府十分重要的掌权人物,关键时刻开启防御阵法差点儿让秦天仙府覆灭。

如果这时候不将奸细查出来,将来会死更多的人。

画面里,陈泽将这人的储物戒找出来,直接捏碎。里面存放的东西当即散落,零零散散有一百多块灵石,还有几种不错的炼器材料跟灵药,没太让陈泽失望。

这厮完全一副强盗嘴脸,把东西挑拣干净后直接抽身离开。

狩猎开始了!

陈泽嘴角阴冷一笑,跑到很远的高地取出阵基布下隐匿阵法,将身形完全隐藏。这里是他选定的狙杀阵地,能够无碍看到整个布雷区域的一切。

他到底要干什么?

秦天仙府的长老们攥着拳头,忍着冲动看陈泽的身影消失。

沙沙沙……

浑炎仙门的弟子接到传讯各个喜出望外。他们没信心能够进入秦天仙府修行,但若是能斩杀陈泽成为仙门核心弟子也是不错。

一百多位浑炎仙门的弟子之中差不多有一半儿的人都选择来为杀陈泽。

陈泽站在一株巨大的树上,端着巴雷特瞄着第一个进入狙杀范围的人嘿嘿一笑:“恭喜,你是第一个死在科技、仙法相结合的法器之下!”

砰!

改良之后的巴雷特声音并不大,陈泽距离那人差不多八九千米,根本不会被发现。

外界监督法器前,众位秦天仙府的长老只看到那个向信号区域靠近的人突然爆体而亡,毫无征兆。

“发生了什么事?”何迁百问。

“不是很清楚,我没有注意。陈泽,陈泽动了吗?”梁仲闲说。

“没有,但我刚刚感受到法器里传出一丝灵气波动,这人是被灵气爆体而亡。”荣修道。

在场的人莫不心惊,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人是怎么死的。他们想要揪出隐藏在暗处的妖族奸细,可若是连对方怎么杀人都不清楚,还谈怎么查。

噗……

又一声血雾漫天,第二个浑炎仙门的弟子也毫无征兆的死亡,让荣修他们坐不住了。

“我亲自去看看,你们在这里继续查看情况。”荣修起身,梁仲闲跟随:“我也去!”

两人进入秘境,打算现场查看情况。

此时秘境里有三个浑炎仙门的弟子率先碰面,决定一起出手把握更大。三人急速奔走,谁料一个人突然止住身形,脸色疑惑地看着另外两人。

“顾师弟,你怎么了?”左侧的人问。

“我……”

这人话还未说完身体轰然爆开,让旁边的人震惊不已。

“该死,谁杀了顾师弟?”

两人警觉地看着四方,祭出自己的法器防御。

咔嚓!

一人明显感觉身前的法器一震,随即身体里似乎多了什么东西,紧接着暴虐的灵气瞬间散开,撕裂他身体每一寸地方。

“快走!”

这是他最后对同门的警训。

最后一人都被吓傻了,转眼间两个同门师兄弟死亡,偏偏他在近前什么都没能察觉。

陈泽架起的狙击枪并未收回,他没可能有什么怜悯之心,这些人本就是为了杀他而来。

“下去陪你的同门吧。”

陈泽说罢扣动扳机。

砰!

灵能子弹迸射而出,瞬间杀到那人身前。

轰!

突然一道神霞降下,将陈泽的子弹挡住,让他疑惑。

不对,这绝不是试炼弟子该有的修为!

难道是有仙门高境界的人秘密潜入。

他没有着急离开,架起狙击枪用瞄准镜观看几千米外的情况。两道身影从天际降下,荣修一招手,收回自己的本命法器。

是他们!

陈泽微微皱眉,秦天仙府的长老插手试炼,这不应该啊。

  yD酷匠/。网$唯W_一hA正版●,^其(他r。都)}是U盗版◎0》(

那名弟子都被吓傻了,看到两位前辈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直接跪在地上不住磕头:“前辈救命,前辈救命!”

“起来吧,我们在这里保你无事。”他们两人转身看向刚刚爆炸之处,地面区域已经轰出一丈深的大坑,看得人触目精心。

“这方向,应该是陈泽最后隐匿的地点。”梁仲闲说。

荣修叹息,“走吧,虽然不想打草惊蛇,但也不能让他这么杀人。而且,我很好奇他用什么手段!”

两人说罢看向陈泽的方向,从瞄准镜里看到一切,陈泽不由得苦笑。秦天仙府插手,而且已经发现了自己。

他抬头看看天际,估计他们是有什么手段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否则不会这么巧就阻止了自己的筹谋。

陈泽想了想没有逃,这里是秘境,他也无处可逃。两个神门境的高手追杀,他怎么可能逃得了。

两人很容易找到陈泽,荣修更是一掌震碎陈泽的隐匿阵法,看到陈泽靠在树上,怀里抱着一件造型奇异的法器。

“陈泽,好手段。那法器就是你十几里外杀人的工具么!”荣修问。

陈泽道:“两位前辈,你们插手试炼,这不符合规矩吧。”

“你如此嗜杀,我们焉能不出手。”梁仲闲道。

陈泽靠在树上依旧未动:“两位前辈既然发现了这里事,就该清楚他们是来围杀我的。我若不早早出手,待他们彻底将我围起来,死的就是我了。”

“我们来阻止并非因你杀人。”荣修道:“陈泽,我问你。你是妖族奸细吗?”

这一下把陈泽问愣住:“妖族奸细?长老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现身碎冰仙城,碎冰仙城的传送阵便被妖族损毁。这件事赵、风两个家族虽然做的隐秘,但我们还是知情的。”梁仲闲说。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碎冰仙城那么多人,你怎么就肯定是我破坏了传送阵。”陈泽有些气,这些仙界的老古董们脑子是瓦特了么,这也能联系到一起。

梁仲闲笑道:“无妨,我们还有证据。丰安仙城附近的假仙迹,我们已经从那些法器碎片上确定是出自你手。陈泽,这个你不否认吧。”

陈泽点点头,“这件事虽然鲜有认知,但那处假仙迹是你们自己脑补出来的。我原本就是炼制几件法器来试试我手中这件法器的威力而已,只是测试还没完成,就被我大师兄给打断了。后来你们这些大人物们出动,铺天盖地的气势我怎么敢说那儿只是我测试法器的现场。而且,我说了你们会信么。”

额……

不仅仅是两人,连外面观看的何迁百等人都挂不住面子了。虽说最后他们判定仙迹为假,但开始的确当真,众家仙门甚至不惜把那座山给挖平了。

“那你的修为呢?如何解释!”梁仲闲问,“你只有气海境修为,因何能秒杀高你那么多真丹境弟子。气海跟真丹之间的桎梏只有服用妖血丹才能打破!你若不是妖族奸细,怎么可能有妖族心头血炼制的妖血丹!”

“前辈!”陈泽忽然大喝:“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妖血丹!”

“既然你不打算承认,我们只能终止你的试炼慢慢查证。”荣修道。

轰隆隆……

就在荣修举手来拿陈泽之时,整个天穹之上的极光溢彩突然暴乱,无数雷泽满溢,似乎要崩塌一般。

“这是……”梁仲闲见后脸色大变。

“遭了,有人要毁掉这方秘境的法则!”荣修喝道。

这时他们的传讯玉符响起:“老荣,老梁,是长清仙门,长清仙门的薛宗仁!他才是妖族奸细!”

一方秘境法则被毁,空间会崩塌。到时所有人都会陷入虚空之中,永远迷失。

“陈泽,是我们错怪你了。赶紧去出口!我们要去阻止妖族破坏秘境法则,防止这里崩塌。”

两人不敢犹豫,起身就走。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