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里,杨风懵了。

他没有想到林子俞会这么说,居然说他是想借秦雨玲来报复她。

是,杨风的确是对林子俞和蒋宇之前那些事有想法,毕竟他也是男人,自己老婆误会自己,而去和其他男人订婚搞暧昧,肯定有想法。

可后来不是把误会都说清楚了么,事情过去就是过去了,杨风没有咬着不放。

“你怎么会这样想,我没有想报复你。”杨风急得直皱眉,赶紧跟林子俞解释。

“呵,我宁愿你说是的,我宁愿你是为了报复我,才跟秦雨玲在一起,那样的话,至少你心里还是有我的,至少你是为了气我,而不是因为对秦雨玲有感觉。”

林子俞感到浑身都在冒寒气,心里一阵绞痛。

那是心痛的感觉。

杨风本来准备好的一堆说辞,让林子俞这一句话全都给堵回去了。

这女人,心里都在想些什么呢!
杨风都要傻了,因为林子俞的思路过于清奇,这尼玛让他怎么回答?

他承认自己不擅长哄女人,否则入赘这四年,他早就把林子俞给拿下了,至于搞得这么僵么。

陈江海在一边默默地看着,没有出声。

人家杨风小夫妻两人的事,他可不敢插嘴,毕竟那可是望京杨家的未来继承人。

看戏的同时,陈江海对林子俞也不免高看了两眼。

为什么呢?你想啊,杨风地位那么高,但是林子俞抬手就敢扇他耳光,而且杨风还被打得半点脾气没有。

再面对林子俞的一通臭骂,愣是不敢还嘴,反而还要想尽办法哄她。

唉,女人真是可怕的生物。

这是陈江海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可不是么,就连望京杨家未来的继承人,都搞不定自己老婆。

“你连秦雨玲的父亲都能找出来帮你,还敢骗我说,跟秦雨玲没有关系?”

林子俞轻咬红唇:“别说我总是误会你,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把秦雨玲这事解释清楚。”

“我...”杨风嘴巴张了张,哑口无言。

不是不想说,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他和秦雨玲清清白白,要怎么解释?

“行,你是不是无话可说?”

林子俞一把抱起林小囡:“从现在开始,你不用回去了,直到你愿意把事情说清楚为止。”

  C☆更Q@新b!最快/上p酷匠Hn网;0H

“子俞,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听我解释啊。”

眼看着林子俞转身要走,杨风赶紧追上去。

林子俞立马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眼中带着期盼的目光,嘴上还是不饶人:“好,那你解释。”

“额。”杨风还真没有想到,林子俞居然真的给机会他解释,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我解释,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她都去外省出差了,我跟她都没有见面,谈何暧昧啊。”

“你都知道她去外省出差了,还说没有瓜葛?”林子俞摇头苦笑,对他很失望,没想到等来的解释就是这个。

“不,不是的,是别人告诉我的,医院的刘主任告诉我的。”

杨风赶紧环顾四周,想找刘强过来解释一下,但不知道那家伙什么时候居然走了,早就不在现场了。

该死啊。

“行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想清楚再来找我。”

林子俞转身就走,带着林小囡回去了。

林小囡对着杨风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让杨风给及时阻止了。

现在正是林子俞生气的时候,林小囡开口肯定会被骂的,还不如让她打入敌人内部,到时候跟他里应外合。

杨风悄悄地对林小囡眨了眨眼睛,她顿时会意,对杨风比划了个“ok”的手势。

目送着林子俞母女离开医院,杨风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现在和林子俞之间最大的矛盾,就是自己的这重身份。

如果能找到一个能让林子俞接受的说法,那他会毫不犹豫地将真相告诉对方。

“杨风少爷,夫妻吵架拌嘴,都是正常的,没事,估计明天就好了,睡一觉就冷静了。”

直到这时候,陈江海才敢开口。

杨风苦笑着摇头,没说什么。

真要能睡一觉就冷静了的话,那她也就不是林子俞了。

那个倔女人,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是不会原谅杨风的。

“对了,你之前说是有话跟我单独聊?”陈江海看出杨风的情绪不大好,主动转移话题。

杨风点头:“对,是有话要跟你说,正好她们也都走了。”

“行。”

陈江海对着下属挥手,让他们出了病房。

顿时间,病房里就只剩下杨风和陈江海两个人了。

杨风稍微沉思了会,整理了一下思绪。

陈江海见他没有说话,主动先对杨风道歉:“黄娜那事,对不住了,我还要私下里再跟你说声对不起。”

杨风无所谓地摆摆手:“小事,换做是我,也会像你那么做的。”

陈江海的做法也无可厚非,顶多是仗势欺人了一点,和刘老华那恶毒狠辣的手段比起来,不知道温和了多少。

见杨风没有追究的意思,陈江海这心里才松了口气。

他本来还以为杨风说要单独跟自己聊,是为了黄娜那事呢,现在看来,应该不是。

想到黄娜,陈江海忽然苦涩一笑:“说起来,今天我还要谢谢你呢,要不是你,我恐怕要一直被黄娜那个贱女人蒙在鼓里。”

他陈江海好歹也是地产界的大亨吧,居然被黄娜给绿了,一想起来就感到愤怒。

“大家都不说那些个伤心事了,”杨风沉声道,“我要跟你说的是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陈江海愣了一下。

除了黄娜这事,他想不出还有什么事了,平时他和杨风又没有什么接触。

杨风长出一口气,问道:“你还记得之前送给我一副字画么?”

字画?

陈江海迟疑了一下,紧接着就反应了过来。

“杨风少爷说的是唐伯虎的那副《落霞孤鹜图》?”

“对,就是那副字画。”杨风微微点头。

“那副字画,怎么了,我记得。”

陈江海看杨风板着脸的样子,心里莫名有点慌张,心想难道那副字画难道是有问题?
“那副字画,你确定真伪吗?”杨风紧紧地盯着他,凝重地问道。

那副字画,在几天之后,就会拿去临江市的拍卖会上进行拍卖,到时候真伪鉴定出来,可是关乎林子俞一家人的未来。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