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我这一次能在道门获得悟道殿的机会也和秦家有着关系了。”

秦城皱了皱眉,如今他已经成熟,不再像以前一样对那个家族的严苛感觉想要逃避,但他还是不想和其有所牵扯。

“华国的守护家族么?”秦城轻轻叹了一口气,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眉头紧锁着。

“算了,还是暂时先不想这么多。”

秦城摇晃了一下脑袋,反正他现在又没想过要回去,就在外面也挺好的,至少还有这么多家人朋友在。

既然已经做好了决定,秦城就彻底将这件事情放在了心底,只是将魔绝的事情再度提上了心头。

按照秦无极所说,魔绝走火入魔屠杀了一整个村子这件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或许他练魔功就需要别人做出牺牲。

而当初在佣兵战场,秦城率领血魂部队如日中天的时候,凶兽组织的魔绝部下却是如蝗虫过境一般屠戮。

最终才有了秦城和他们的那一战,也导致了后来的一系列事情。

很明显那一场杀戮也和当初在道山之下一样,只不过魔绝已然有了根底,不需要自己亲自出手。

否则当时的秦城遇到了魔绝,只有死路一条!

“魔绝会来华国么?”秦城眼中闪过一抹杀意,“既是幕后真凶,也迟早会有一战!”

天色已经暗了下去,秦城收敛起了自己的杀气,转身想要朝着楼下走去,结果一开门,李老头就直接摔在了地上。

秦城没有意外,因为他早就知道李老头躲在门后的。

不过李老头的身份不低,就连秦无极都没有想过要避嫌,那秦城更不会去做这种事。

“你们两个这就谈完了?”李老头活动着手脚从地上爬了起来,身体倒还是很硬朗的。

秦城有些无语地看着这个脸上一点儿被发现的尴尬都没有的老头子,这脸皮也确实是值得上一个封号级了。

“嘿,没想到你跟那秦无极果然还是一个家族的,不过我至今也不知道他身后的家族在哪儿,也懒得去查。”

“不过关于魔绝这个事情,我倒也有些话想跟你说。”

李老头拍了拍秦城的肩膀道:“我们这些老头子还没死绝呢,有些事情不用你们年轻一辈来扛。”

秦城有些哑然,但却并不觉得好笑,这是一位长辈对他的劝导。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秦城和那魔绝有些纠葛,但秦城现在肯定不会是魔绝的对手,毕竟二人年龄上就相差了老远。

“有些事情总得让我亲自去解决的。”秦城微微一笑道。

李老头看了秦城一会儿,旋即缓缓摇头道:“那我可不管你了,反正你小子命硬,也不会轻而易举就死了。”

“如果是说你死了让我孙女也陷入悲伤之中,哼,我就给你烧几个彪形大汉下去!”

老李头这话表面上像是威胁,但秦城却是能够听得出关切之意。

秦城缓缓点头道:“放心吧,我好歹是个中品宗师,哪儿有那么容易死啊。”

“等你回阳城的时候,我就又去菜市场给你买菜,顺便你也能尝尝我的手艺了。”

李老头眼前一亮,笑着道:“这听起来倒是不错,不过听你的意思,你也快离开京城了吧。”

“对。”秦城笑着道:“我过来京城想要做的事情都做完了,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

“京城姜家那边的事情就放下了?”李老头好奇地道。

“那倒不是,当初承诺了老家主要让他们夫妻二人的牌位回归姜家,那我就不会食言。”

“这一次来主要是想要看看京城姜家的态度,并没有指望姜家人就这样接纳了。”

李老头听得微微颔首道:“退这一步,你倒是做得不错。”

  酷匠N|网:唯一H“正E/版.,,其a)他都X-是◇盗/*版√}0;

“姜家如今并不怎么看得上你们,也就你的实力能够让姜家高看一眼,不过实际情况你也看到了。”

“若是你非要紧逼的话,姜家可不会再给我和老秦面子,到时你和姜若依可能都会有麻烦。”

“以你们现在的程度,想要抗衡一个京城豪族,无疑是痴人说梦。”

李老头似乎知道秦城和姜若依的一些打算,所以他才直接直接明说了。

“完全明白。”秦城微微一笑。

李老头又看了秦城两眼,摇了摇头道:“实在搞不懂你们姓秦的一家子到底在想些什么。”

“别的不说,光是秦无极能够被你们家给捧到现在这个位置就能够看出你们家族的不简单。”

“若是你的家族肯出面,姜家说不定也要正视你。”

李老头完全只是猜测,但一个如今已经出了秦无极这个封号级强者和秦城这个最年轻的化劲宗师的家族,一个和华国似乎有着密切联系的家族,想想都知道不简单。

秦城只是笑笑,没有接这个话茬,秦无极和老李头那么好都没有跟他说太多,很明显这些事情就算告诉了老李头反倒不好。

“算了算了,一个个都在我面前装神秘。”

老李头也不笨,没等秦城开口就直接摆手嘀咕道:“等哪天我要是摸出来你们的底细,一定要在报纸上弄一个头条。”

“省得我招来的人老说我什么活都不干,到时候挖出这个猛料,吓死他们!”

秦城听得有些好笑,原来李记日报的员工也并不是都对李老头的工作作风毫无疑问的。

“既然你都快走了,那就陪老头子我下两盘棋吧,也让你见识见识我棋圣的厉害!”

秦城看着李老头兴致勃勃地往楼下走,瞥到李老头越发多的银发,倒是微微一愣。

终究李老头还是一个孤单的老年人啊,哪怕他顶着鬼见愁的这个称号在京城有多横行无忌,但他唯一的血脉还在云城,老友又不是经常能够聚聚的。

想到这里,秦城深吸了一口气,笑着道:“别以为我没看到,今天你这棋圣可是动手了手脚的。”

“乱说,信不信我让你……一只手!”楼道里传来了李老头底气不足的声音。

秦城摇了摇头,也跟着朝着楼下而去,“下象棋你还用两只手不成?”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