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的时候,赵旭带着陈小刀来到了“宴宾楼”赴约。

他来的时候,给老婆李晴晴打了通电话,问她来不来,说王雅请客吃饭。

李晴晴说不去,王雅又没邀请她。

赵旭在这件事情上也很无奈,老婆李晴晴和王雅一直格格不入,处于明争暗斗的状态。

既然李晴晴不来赴约,赵旭也就没有勉强她。

赵旭在电话里对老婆李晴晴调侃着问道:“晴晴,你就不怕我和王雅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事情啊?”

“你敢?”李晴晴的语气霸道不容质疑。说:“小刀不是和你在一起吗?要是让我知道,你和王雅有暧昧有小动作,你就等着回来跪键盘吧。”

赵旭听了老婆李晴晴的话哭笑不得,和李晴晴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当赵旭和陈小刀到了“宴宾楼”的时候,王雅、格格、杨岚和杨兴已经先一步到了。

杨兴以为赵旭会带李晴晴来赴约,没想到带来的人却是陈小刀。他立刻收敛了体息,生怕陈小刀会瞧出端倪来。

陈小刀能被誉为全国第一神探,绝对不是盖的。只要自己稍有不慎,就会被他瞧出破绽来。

杨兴庆幸自己早上的时候,把手上的鞭伤给弄花了。否则,以陈小刀职业的敏感性,定然会盘查自己的伤势。

见赵旭来了,王雅非常高兴。她主动走上前,挎起了赵旭的胳膊。

赵旭脸色微微一变,王雅这样的动作,简直是在玩儿火。老婆李晴晴刚刚告诫过自己,让自己与王雅保持距离,不许有暧昧的小动作。结果,一进来,王雅就主动挎起了自己的胳膊。

他和王雅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自然知道王雅的小心思。

王雅明显是在向杨岚宣誓主权,意思是自己两人的关系不错。

当着众人的面儿,赵旭也不好令王雅难堪,就任由她挎着自己的胳膊了。

陈小刀在一旁看得心里暗暗想笑,这事儿要是被李晴晴知道,怕他们夫妻又要吵上一架了。

落坐之后,格格故意对赵旭调侃着说:“哟!赵旭,你小子还真是艳福不浅啊。我们家小雅真是对你喜欢的死心塌地。”

赵旭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呵呵一笑,向杨岚和杨兴分别打了招呼。

王雅及时为赵旭解围,对格格说:“格格,你不懂爱情。等你遇到一个喜欢的人,你就知道什么叫做全心全意为一个人付出了。”

“好好好!我不懂,你懂。明天我就把你打包成人体盛,送到赵旭家里去。”

王雅面色一红,伸手掐着格格的脖子说:“你个小没良心的,我让你这样无情的对我。”

两人闹做一团,倒是令桌上的氛围看起来很融和。

王雅告诉值包的服务员可以起菜了,她瞧着杨岚笑道:“杨总,要是我们省城的新经济特区项目合作成功,我们就都是商上的合作伙伴了。以后我可能会经常去省城考察,也欢迎你多到临城来哟。”

“好的,一定!”杨岚微微一笑,目光落在赵旭的身上,问道:“旭哥,嫂子怎么没来?”

“哦!她公司今天忙,让我代她向你问好呢。”

杨岚落落大方地说:“可惜!等我有空的时候,再和嫂子聚吧!对了,我们原本打算今天就回去的,可我爸说九爷是他的好友,坚持让我们等九爷下葬了之后再回去,以示敬意!”

赵旭没有多想,点了点头,说:“明天早晨六点钟,西城火葬厂,然后将九爷安葬在西峰墓园。你们在西峰墓园等吧!”

“不了,我们也去西城火葬厂吧!和你一起。”杨岚说。

赵旭并没有拒绝,点了点头说了句:“好!”

陈小刀坐在旁边一言不发,一直在喝着茶水。

在座的人里面,王雅和杨岚都是知根知底的人物。他的任务是贴身保护赵旭。所以,就算格格是王雅的朋友,杨兴是“怀安集团”的老总,仍然是陈小刀盯查的目标。

这时,杨兴突然兴起左手端起了茶杯。

瞥见这一细节,陈小刀微微皱起了眉头。昨天在“养年阁”山庄吃饭的时候,他明明记得杨兴是用右手吃饭来着。

按理说,杨兴并不是一个左撇子的人,怎么会用左手喝茶。

陈小刀故意将茶壶转到了自己这边。然后开始给众人一一倒满茶。

在给别人倒茶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双手握着茶杯,以示对陈小刀的恭敬。

毕竟陈小刀不是下人,是一个全国有名的私家侦探。

当陈小刀轮到给杨兴倒茶的时候,只见杨兴的右手裹着纱布。

这一发现,让赵旭大吃一惊。

“谢谢!陈先生。”杨兴对陈小刀感谢着说。

“客气!”

陈小刀坐好后,和赵旭对望了一眼。

早晨的时候,孔老爷子刚刚打过电话。说他和修罗刀为了秦三爷交手,老爷子打伤了修罗刀的左肩还有右手的手背。

昨天杨兴在山庄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伤了右手?难不成杨兴就是修罗刀?

这个想法简直太疯狂,也太可怕了!

赵旭瞧着杨兴问道:“杨兴,你的右手怎么伤到了,我记得昨天的时候还好好的啊。”

还没等杨兴开口,杨岚就替他解释说:“噢!杨兴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舞刀弄枪。他最近在练习一种刀法,把自己给割伤了。”

“割伤了?”

赵旭闻言皱了皱眉头。

陈小刀是习武之人,自然懂得在什么情况下,练刀会伤到自己。要么是不会刀法的人,随意舞弄一番。要么是练习极为难练的刀功,在不熟悉的情况下,容易误伤自己。

杨兴一看就是个练家子,但以陈小刀的目力,居然看不出此人的武功修为。也就是说,杨兴只有在练极为复杂的刀功情况下,才会伤到自己的手。

想到这儿,陈小刀开口对杨兴问道:“杨先生,我也是习武之人,请问你在练得是什么刀法?”

“缠丝刀!”杨兴对陈小刀解释说。

“缠丝刀”固名思议,和武学中的“缠丝手”差不多,是一种近防的刀攻。

这种刀法如果练不好,的确容易误伤自己。

陈小刀点了点说:“以后练武还是小心些。像你这么帅气的人,伤到自己留下伤疤就不好了。”

杨兴故意叹了口气,说:“哎!我就喜欢练武功这么一个爱好。这次也算是对我的一个教训,以后练功会注意的。多谢大家的关心!”

赵旭想瞧瞧,杨兴右手上的伤,倒底是不是鞭伤。又怎么能让杨兴轻易敷衍过去。

他对杨兴说:“杨兴,这种刀伤很容易感染的。让我看看你手上的伤,如果严重我带你去见个医生,保证能将你伤上的刀疤减低到最低伤害。”

  Hn酷;+匠E网永+\久免$费b看N小Rw说Am0/

“是吗?”杨兴高兴地说:“那太好了!我也正担心,留下伤疤不太美观。”说完,主动解下了包裹缠在手上的纱布。

只见手背上有一个“十”字型的两道醒目刀疤。

杨岚见杨兴手上的伤一片血肉模糊,没想到他伤势这么重,对他说:“杨兴,你以后还是少玩刀枪吧!这肯定要留下疤痕了,还是听旭哥的,一会儿去看医生!”

赵旭见杨兴手上的两道伤疤的确是刀伤,脸上微微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