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况诡异,苏昊想问小女孩这是怎么回事儿,被小女孩的眼神制止,只好闭口,保持沉默。

大风刮了一夜。

鬼哭神嚎的动静也持续到天亮。

风声哭声消失,小女孩长吁一口气,如释重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昊迫不及待问,从小到大经历无数凶险,从未像昨夜那么胆战心惊。

小女孩道:“传说,死在这里,神魂入不了阴间,会变为邪灵,每到晚上,邪灵出没,吞噬一切活物。”

“神域闹鬼……”

苏昊皱起眉头,感觉这个传说挺扯。

小女孩冷冷道:“这只是传说,到底怎么回事,谁也说不清楚,你最好不要因为好奇而去探究,否则必死。”

“你为什么救我?为什么躲在这里就死不了?”

苏昊连着问两个问题。

初来乍到,太多疑问困扰着苏昊。

小女孩颇不耐烦撇嘴,道:“早知道你这么多问题,我就不救你了。”

苏昊苦笑,平生头一回被小丫头片子怼到无话可说。

“我救你,是为了离开这里,压在上面的一些乱石,刻着符文,这些符文庇护我们在黑夜里不受侵袭。”

“哦……”

苏昊听小女孩这么一说,想到《符文宝箓》。

“还有问题吗?”

小女孩冷着脸问苏昊。

“有……”

苏昊尴尬点头。

“把你想问的都说出来,别一会儿一个问题,令人心烦。”小女孩没好气道,貌似很嫌弃无知的苏昊。

苏昊不在意小女孩什么态度,一口气说出心里所有疑惑。

小女孩耐着性子听完苏昊的问题,开始解答。

最终,苏昊大致了解了神域以及身处的放逐之地。

神域。

不只有神。

神、魔、妖三大族共存。

其他各族分别依附于三族。

上个纪元,神族至尊强势压服三族,成为独一无二的皇,这片不知多么广阔天地,被其命名为神域。

百万年前。

神族最为辉煌的时代结束。

神皇陨落,成为传说。

神域的叫法却延续下来。

在苏昊想来,多半是神域比妖域魔域听着顺耳。

妖族、魔族、神族将犯错的妖、魔、神,放逐到这里,这里便成为放逐之地。

“甭管神、魔,还是妖,在这里待久了,肉身神魂会遭受不明物质侵蚀,极度痛苦,生不如死,只有吞噬没被污染的新鲜血肉,才能减轻痛苦,延缓死亡,吃你这种初来乍到的小白脸,效果相当好,至少延长寿命一年。”

小女孩说到最后笑了,脏兮兮的小脸顿时邪气盎然,若是换别人面对她,十有八九心惊肉跳。

“原来如此。”

苏昊这才明白昨天遭遇那些丑陋肮脏的家伙,为什么那么垂涎他,是真的想吃他。

“所以,你来错了,在神域外,你至高无上,入了神域,你就是最最普通的,得苟活,而你偏偏还沦落到放逐之地,不是一般的悲催。”

小女孩嘲讽苏昊。

苏昊无语,狗娘养的老天又捉弄他,但他并不后悔,神域他必须得来,这一劫,他躲不掉,唯有坦然面对。

“在放逐之地,想苟活都难,每天能做的事,就是求生。”小女孩说到求生二字,表情略微狰狞。

苏昊不禁同情小女孩。

小女孩这表情凸显求生之艰难。

“那咱们尽快离开这里。”

苏昊决定跟小女孩联手。

“神域难入,出更难,而要离开放逐之地,比脱离神域还难。”小女孩这话搞懵苏昊。

“离开神域有多难?”

苏昊好奇问。

小女孩道:“出比入难了千倍万倍,强大如神王亦无法摆脱神域秩序法则的束缚,只能在神域遨游。”

“哦……”

苏昊点点头,并不担心回不去,既来之则安之,胡乱担心,一点用都没。

“虽然浩瀚星海中有很多门户或秘径连通神域,但大多数门户秘径,你进来后再也找不到,比如现在的你,无法原路返回。”

苏昊听了小女孩这话,哑然失笑。

“有的秘径彻底断绝。”

小女孩又补充一句。

苏昊想到地球极北之地那处地下遗迹,遗迹中几十位强大神祇战死,离开地球前,他和林九去了那里。

几十具神尸带给他俩的无形压力,使他俩不能靠近神尸,就如在赵阀祖地碧寒潭下难以接近那坐化的神祇。

现在,他确信地下遗迹里战死的神祇,是神王。

几十位神王,战死在遗迹中,后面则是一道门户,他父亲就是从那道门户离开地球,他和林九却在接近门户过程中肉身濒临崩解,不得不退出去。

  最*新d)章u节、P上'~酷q匠网0T☆

神域之外有死去的神王。

说明神王未必不能离开神域。

极北地下遗迹那么多神王因何战死?

他父亲为何能穿过神王血战之地,进入那道门户?

那道门户是否真与神域连通?

苏昊脑子里又多了几个问题,从未去过地球的小女孩给不了他答案,他得自己去寻找答案,前提是,能活下去。

“你年纪不大,知道的却挺多。”

“这都是常识。”

小女孩甩给苏昊一记白眼。

苏昊尬笑,转移话题“你犯了什么错,沦落到这里?”

小女孩脸色陡变,眼底泛起一抹杀机,令苏昊心尖微颤下意识握拳防范。

“我的父亲是魔族名门后裔,这便是我的原罪。”

小女孩说完咬牙,双眼显现血丝,很吓人。

“神魔混血……”

苏昊失声呢喃。

小女孩抬眼盯着苏昊,低垂的双手张开,俨然两只枯瘦魔爪,阴测测问:“你怕了?”

“混血儿我见的多了,有什么好怕的。”

苏昊微微一笑,从容直面小女孩的阴森目光。

“不怕最好。”

小女孩咬了咬牙,压下杀机。

苏昊断定小女孩出生后遭遇过各种歧视与欺辱,不然不会这么敏感偏激,深有感触道:“二十多年前,我的一些亲人,也不希望我出生,甚至在我出生后要掐死我,我母亲不得不把我送走,想必你的遭遇和我曾经的遭遇差不多。”

小女孩错愕。

“后来,我用实力让那些亲人悔青肠子,我相信,你也能。”苏昊出言抚慰小女孩受伤的心灵。

小女孩瞧着苏昊,目光变得柔和,缓缓点头。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