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天赐说道:“倒是也有这种可能。若真是如此的话,那这个月必须要提前做准备了。

最好是在这个月内找到杜云梦或者是念月婵。但我们也要做好找不到这两人的准备。”

柳天赐并未离开,而是给自己的父亲去了信,将白一弦的情况告诉了他,想看看父亲能不能有什么办法。

慕容楚将慕容煜这几天的异常告诉了他,又说了御史弹劾自己的事情。

白一弦又问了问慕容楚派人盯着三皇子府,这几天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进出。

慕容楚表示三皇子府并未发现什么异常。甚至以前的时候,三皇子还经常找丞相等人过去商议事情,这最近一段时间也消停了,并未见他找丞相等人。也没有异常之人进出。

白一弦听完之后,觉得慕容煜不一定是要搞事情。

他有可能是纯粹就想给慕容楚添点儿堵,故意做出一些事情,让慕容楚以为他要搞什么动作,天天猜测,防备他。

实际上,他什么都不做,每天看热闹。看慕容楚迷惑怀疑的眼神,绞尽脑汁都想不出他要做什么,精疲力竭,又不敢放松,以此为乐趣,也是报复慕容楚抢了他的太子之位。

慕容楚点了点头,白一弦的说法,跟他想的差不多。

不过白一弦还是提醒,让慕容楚注意点。对于慕容煜的邀约,能推就推。

三天之后,白一弦恢复的差不多了,准备回府。担心时间久了,苏止溪会着急。

而且慕容楚现在是东宫太子了,应该住在皇宫里,不能因为他,一直住在以前的府邸中。时间久了,怕那些御史又有话说了。

柳天赐以不放心为由,准备跟到白府去继续住一段时间。

慕容楚点头同意了下来,只叮嘱言风和柳天赐,一定要看好白一弦,有什么事,随时告诉他。

白一弦出了门,舒服的喟叹了一声。一连几天闷在屋里,这一出来见了阳光,就是舒服。

  最^新章tl节V上酷|‘匠X网0

那几天考虑事情比较多,导致心情都有些抑郁。

这出来之后看到街上这一张张鲜活的脸,听着周围人们的说话声,小贩的叫卖声,孩童的打闹声,白一弦竟然有一种复活过来的感觉。

此时方才感叹活着真好,心中不由又对念月婵和杜云梦两个小妖精问候了一遍。这两妖精,可把他折腾的死去活来。

“这是哪里来的小郎君,竟生的如此娇俏好看,不如跟爷回去,让爷好好的疼疼你,如何?”

白一弦正看着街边贩卖的东西,冷不防前面响起来一道声音。

白一弦转过头去,惊愕的发现,对方说的,竟然是自己。

面前的乃是一个五大三粗的粗犷男子,身高按现代来说足有一米九,体型壮硕,样貌倒也不难看,而是极有男人味的那种长相。

这人此时正一脸惊喜淫邪之色的看着白一弦,好似将白一弦当做了他的猎物。

白一弦本就生的极为好看,经过这一番毒发的折腾,算得上是大病初愈,虽然修养了三天,但到底还是伤了元气。

因此看上去,带着一种病态的虚弱。配着他那张绝世容颜,竟有一种弱柳扶风的美感。

白一弦十分惊愕,意识到自己竟被一个男人给调戏了。看着那男人看他的眼神,白一弦的胃里不由一阵翻江倒海,有些恶心。

不仅是白一弦,旁边的柳天赐和言风都被对方的这一句话给搞的有些发愣。

而那壮汉不仅言语调戏,竟无视了言风和柳天赐,伸手就想去抓白一弦的手。

言风面色一冷,探手攻击向对方,同时口中喝道:“大胆。此乃京兆府尹白大人,你安敢对我们白大人无礼。”

那壮男虽然粗俗,但武功却是不低,他化解了言风的攻击,随后退后了几步站定。

他再次看向白一弦,脸上竟带了些微微的可惜之色:“竟然是燕朝命官,真是可惜了这副花容月貌。”

壮男在那可惜了半天,似乎不想放弃,突然说道:“京兆府尹,不过也才区区四品官而已,没什么前途。

美人不妨跟了我,我必会对你宠爱有加,保你一辈子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地位可比这区区的四品官高多了。美人意下如何?”

美人?

白一弦只是冷着脸,喝道:“让开,否则的话,就别怪本官以羞辱朝廷命官为名将你拿下。”

那壮男并不惧怕,说道:“你这美人,还挺有脾气。不但样貌合我胃口,连脾气都这样讨人喜欢。

不过,美人却是误会了,我说的句句为实,可没有半分羞辱你之意。而且,你不知我身份,一个四品官,怕是拿不下我。”

白一弦冷哼道:“哦?是吗?言风。”

言风早就忍耐的一肚子火,一听白一弦的话,立即毫不犹豫的出手向着那壮汉攻击了过去。

那壮汉武功不低,但却并不是言风的对手,被打的节节退败,惊讶道:“想不到你一个四品官,竟然会有如此高手作为护卫。

美人,你让你这护卫住手吧。再打下去,就不怕伤及无辜吗?”

白一弦看了看周围的百姓,让言风住了手。

那壮汉看着白一弦微微一笑,以一种势在必得的口气说道:“我不会善罢甘休的。”说完之后,便直接大步离开了。

柳天赐对着白一弦的脸,左看右看,啧啧叹道:“白兄,想不到你这样貌,竟然是男女通吃。不但女子喜欢,现在连男子竟然也喜欢。”

白一弦没好气的横了柳天赐一眼:“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柳天赐哈哈大笑道:“美人,不要横我,你竟是怎的都好看。”

柳天赐这爱闹的性子,白一弦也是无奈。其实越是盛世,便越容易出现一些靡靡之事。

他向来知道,很多上层人士,表面上道貌岸然,但背地里,行的却是龌龊之事。

这个年代,很多人不仅仅是喜好女色的,还有不少人,好男风。

因此,一些青楼妓院之中不仅有女子,还有不少样貌俊美的男子,或者是娈童,以满足某些上层人士的变态喜好。

只是喜好女色是人之常情,有些人逛青楼并不避讳,相反还以此为荣。

但喜好男风,娈童这种事,说出去总归是不好听的。因此一般都避讳着外人。

像是刚才那男子一般,在大街上便直接说出自己喜好,甚至动手动脚的,并不常见。

白一弦本身对同好并无歧视,但轮到自己身上,看到对方看自己那种猎物的眼神,心心底总归是不舒服的。

白一弦说道:“听方才那人的口气,似乎身居高位。但燕朝的三品以上官员,我大都认识,并无此人。

太子殿下这几天,可有说过,有外族之人来了燕朝吗?”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