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傲峰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了,竟有些不敢看李仇,偌大的厅堂连一个敢大声喘气的都没有,连之前一直甩脸色的混江龙也老实了下来。

实在很难将他和老哈所说的在众舵主面前十分弱势的李仇想象在一起。

李仇见没人说话,轻轻叹了口气:“你们就不能学学人家辰阳?你看人家什么时候像你们这样毛毛躁躁的?年纪比人家大一轮,气度还不及人家一半,要真有本事的话,就真做出点名堂来证明你们比人家强!”

蒋傲峰没应声,却恨恨地往我这边看了一眼,仿佛是把被李仇骂的怨气积攒到了我的头上。

我装作没看见,不动声色的摸了摸鼻子。

得,如果这些家伙本来只是对我有所不满的话,经过李仇这么一煽风点火,现在恐怕是要对我恨之入骨了。

李仇冷冰冰的道:“好了,你们都先回去吧。辰阳,有空的时候,你先去熟悉一下新的几家场子,回去跟陈律师把手续给做了……对了,你今天发了财,可得请帮内的其他兄弟们好好喝一杯才是。”

我道:“那是自然。”

会开完了,一众人离开了蝰蛇帮总部,走的时候谁也没有看我。白天我先到新接手的几个场子巡视了一圈,主要是看看地方在哪,还有告诉那些员工今后应该效忠于谁。

晚上的时候,我请混江龙等人过来喝酒,叶子见这些道上的大佬们进来,拉了拉我的胳膊提醒道:“别老树敌啦,少惹点事。”我点头答应下来,其实我也并不想跟那些大混混们闹僵,但有的事情由不得我。这顿酒喝得闷闷不乐的,气氛也不是很好,我听从叶子的建议,主动敬了这些前辈混混几杯酒,这些人见我敬酒,也不太好驳我的面,哼哼唧唧的都喝了,不过多是应付的多,我有种被所有人仇视孤立的感觉。

晚上喝完酒,这些混子也陆续回家了,我也喝了些酒,到厕所去撒尿,突然厕所里闯进来一个人,迅速朝我靠近。

我虽然喝了点酒,但意识还很清醒,听到耳边的风声,第一个反应就是有人偷袭!立刻提好裤子,一个转身躲开,然后回首全力一拳便朝那人打去,可那偷袭我的人身手也很灵敏的躲开了,同时捞住我的拳头,往下压去,我还不罢休,左手也几乎同时作手刀状劈出,被他抬起手臂一挡,接着那人又抓住我的衣服,用力把我往后墙壁推去,我力气没有他大,虽也抓住他的手臂,但还是连连后退三步,直到后背撞到墙壁。

这时我才看清“偷袭”我的这人是谁,竟然是郑权!

  e酷|匠p网hD唯TH一*d正版,》~其q他B,都Z是;G盗版“0T¤

我愣了一下,不知为何,竟隐隐有些心虚,随即低低的道:“郑老师?”

“别叫我老师了,我早就从南圣高中辞职了。”郑权淡淡的说着,松开了我的衣服。

我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郑权盯着我的双眼,道:“我想来问问你,能不能告诉我,老哈是怎么死的?”

我心中一动,随即轻轻地问:“你什么意思?老哈不是出车祸死的吗?”

“那个家伙开车一向不守规矩,即便是在城市里,他也只会把油门踩到最满。”郑权沉沉的道:“但以他的车技,如果没有其他原因,绝对不可能死在车祸上,而且我也不相信那个家伙会死在这种事情上。”

我抬头看了看他,说:“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也许他这次失手了。”

郑权看起来根本不相信这个:“我听说老哈出车祸的时候,你就在车祸现场。”

“嗯。”

“你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吗?”

“什么问题?”我奇怪的看着他。

郑权看着我足足沉默了好长一会儿,才道:“你真的不知道?”

我望着他,皱起眉:“郑权,我实在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说,老哈出车祸其实另有原因吗?”

他又看了我一会,似乎在审视什么,随即他转过身去,沉沉的声音传来:“算了,没事。”说完便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厕所。

我走出厕所,回到酒吧的时候,客人们几乎都已经走光了,场子内阿肯、季勇成等人正组织着一帮混混们正收拾着桌椅,见我回来,这些混子们嘻嘻哈哈地欢呼着迎了过来,在我身边说着“阳哥恭喜啊”之类的话。

我只淡淡的笑了一下,然后转头望向酒吧大门的方向,看了许久,沉默不语。

几天后,所有手续都办全了,我正式把疤钉旗下的所有场子接替。疤钉死后他的小弟基本都跟了其他四位舵主,李仇没再把那些人拨给我,因为我的人已经够多的了,再多就不均衡了。

即便是这样,我现在也已然成为李仇手下风头最劲的一号人物,每天都有大把的钞票滚进我的口袋,再也不用担心钱的问题,有人说我已经是蝰蛇帮的第二把交椅,李仇是把我当成接班人一样培养。

我不知道这些话是从哪里传出来的,总之这话的确是很有效率的传到了一些人的耳朵里。

“啪!”康天华两只手掌重重地拍在桌子上,发出巨大的声响,仿佛恨不得将面前的办公桌拍蹋一般。这位家财万贯的世家家主,实在很少动这般火气,但辰阳得势的消息他已经听说了。

前几天的时候康悦的手术已经做完了,手术很成功,唐老爷子不愧是Z国医学界泰斗级别的人物,一手医术妙手回春的确没得说,所有参加了手术的医生走出手术室时都满脸的兴奋涨红,以参与了这次奇迹一般的手术为荣。

唐老爷子在做完手术后挥了挥衣袖便离开了,连招呼都没跟康天华多打一声,虽然答应了给病人看病,但唐老爷子依旧没有打算跟康天华再重新交好。

康天华也无所谓了,只要儿子能好起来就行,医生说康悦在床上再多休养几日,便可以依靠轮椅下床了,再休息半年,便可以靠拐杖走路了。只可惜康悦腰上的那神经损伤是不可逆的,已经注定他这辈子不可能再像正常人一样跑跑跳跳,最多靠拐杖行走已经是奇迹,而且每到阴雨天气的时候还要忍受腰伤病痛的折磨,虽然没有彻底废掉,但也差不多废了一半了。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