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因为感觉到了这林子里的诡异,所以与黑曜汇合以后,我们并没有再分开,毕竟这里对于我们来说,就像外面的临涯道一样,一切都是未知的。

在穿过一片灌木丛时,我随手从身边扯下了一根荆棘,放在嘴里面嚼了嚼,随即朝地上吐了口吐沫,嘴里面苦涩无比,这里应该不是什么障眼阵法,起码这荆棘是真实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片林子的面积大的出奇。

为了避免迷路,我特意在途经的树上留下了记号,倒也没有走回头路。

“老大,咱们这又走多久了?”黑曜伸手拽下了根草叼在了嘴上,郁闷的朝我询问道。

“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了,怎么了?”我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发现手腕上这挂价值七位数的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停下来了,所以这个时间是我估算出来的。

黑曜听了停下了脚步,随即朝周围扫视了一圈后,皱眉朝我道:“按照咱们的脚力来算,应该走出二十多公里了吧?而且还是往一个方向走的,这林子到底有多大啊?”

“黑曜,我怀疑这里与外面并不是同一个空间。”我这么说并不是无的放矢的,毕竟按照我们现在所走的路程,如果放在外面的话,应该已经到雪山区了。

龙是真正可以自由穿梭于空间的生物。

“其它空间?”在化蟒成蛟以后,黑曜对于空间乃至维度的理解已经超越了人类能力理解的范围,虽然它距离化蛟成龙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你有疑问?”我点了根烟,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瞧着黑曜眼巴巴的看着我,我这才丢了一根给它:“节省着点,就这半包了。”

黑曜嘿嘿的接过烟,点着后吐了个大大的烟圈,收敛了表情朝我道:“听您这么一说,应该就是这样了,此前我刚来藏区的时候,在空中观察过这里,这周围都是雪山,所以根本不可能隐藏着这么大的面积。”

对于在另外一个陌生且与世隔绝的空间来说,我想它应该跟我一样,内心里面是恐惧的。

我并没有再做声,黑曜也没再问,一根烟抽完,我俩默不吭声的继续赶路,依旧是往同一个方向前进,又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发现了五六具尸体,这五六具尸体看起来似乎是被什么恐怖的野兽啃咬过的,所以根本看不出来究竟是谁,尸体看起来似乎死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星期,虽然如此,却让我跟黑曜俩开始兴奋了起来。

兴奋什么?

老猫离开的时间应该是在一个月前,而这些尸体的死亡时间也就几天时间,那就说明,老猫返回的时候,齐家并没有完全遭遇生死危机,直到二十多天以后,这些人才死。

由此可见,齐琪琪等人的生还几率还是很大的。

如此,我跟黑曜俩就像是打了一针兴奋剂一样开始加快了速度,最后甚至开始肆无忌惮的跑了起来。

可这一跑就是一个多小时,依旧没有跑出林子,也没有再发现任何尸体。

“咱们是不是方向不对?”我放缓了速度朝一旁的黑曜询问道,在林子里待的时间来算,它比我几代老祖宗的岁数加起来都还要长,所以在追踪方面,它跟我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

“应该没错,我已经寻着血腥味了。”黑曜望向前方,并没有放慢速度,我觉得它说的应该没错,所以便追了上去,果不其然,又跑了五分钟,我们发现了第二批尸体。

这一批尸体只有三个人,相互之间的位置大约有二十来米的间隔,死状很奇怪,都是七孔流血,不过并没有发现有其它伤口,可表情却都很安详?

由此可见,很有可能是突然间受了很重的内伤造成的。

检查了其中两具尸体以后,我紧锁着眉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已经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甚至对此前的自信开始产生了怀疑。

他们,真的还活着吗?

人最怕的还是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对手,因为你无处下手。

能够坚持走到这里的,除了极少因为幸运,大多数都是靠实力的,否则在临涯道上就已经死了,这样的人,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被人杀死。

  看~X正v#版…?章,…节上~X酷sT匠网Z!0/

但人的神经反应是非常灵敏的,在临死前多少都会做出最后的表情,可三个人就好像睡着以后突然间遭受重创一样。

我朝黑曜小声道:“咱们得警惕点了。”

黑曜点了下头并没有出声,估摸着应该也看出来了。

如此我们又往前面走了大约十多分钟的路程,再次发现一具尸体,死状与此前那三具几乎没什么相同,可这个人我却认识。

齐满弓!

虽然我与他仅仅只有过一面的相识,但他给我印象还是挺深的,因为他除了是齐家人以外,还有另外一重身份,那就是那位meng族亲王的女婿,我没想到他居然也来了,并且还死在了这里。

唏嘘之余,我让黑曜化身成蛟刨出了一个坑将其尸体草草的安葬在了这里。

这一路上陆续发现的齐家人尸体已经超过二十多具了,这还没加上有些落入深渊里的,虽然不知道当初齐琪琪究竟带了多少人来这里,但从目前的状况来看,损失应该相当惨重。

“老大,周围没踪迹了。”黑曜颇为气馁的朝我道。

嗯?

望着黑曜的表情并不像是在跟我开玩笑,我迟疑了一下,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于是从登山包里面取出了一件东西,当初齐琪琪送我那根红绳子(表姐曾经也送过我一根,齐琪琪后来知道后,怎么都要送我一根说这才公平)。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