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致算了一下时间,这么算下来前后得三四个小时吧?

这尼玛让它给嘚瑟的不说,咱们在下面看戏的这么些人也得遭罪吧?

指不定明天一早药店的感冒药退烧药就得畅销一波了。

当然,最让我担心的还是舆论,接下来两个多小时里,指不定全京城的人都会赶到这里了,届时,即便国央方面做任何补救的事情怕是都晚了,所以,这么下去,国央势必会被迫使用极端的手段来结束这一场闹剧。

如此······

我紧锁着眉头,沉思了下,朝昝喜川说出了我的想法:“要不,我请雷,让雷劫来的快点?”

“嗯?”昝喜川怔怔的望着我,不可思议的道:“能行得通吗?”

我说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

他觉得我这话也有道理,于是问我需要什么?

我告诉他,我来的比较聪明没带符纸,让他帮我弄一些来,然后找一个最接近黑曜的位置,让我施咒就行了。

昝喜川也没多犹豫,便招呼人去帮我准备,前后折腾了大约四十分钟左右,随着四面八方赶来的人越来越多,guo安方面的人手开始不够用了,所以只能昝喜川亲自送我去天门。

好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黑曜身上,所以并没有人注意到居然有人在这个时候偷偷的上了天门。

在天门的城楼上,我抬头看了一下黑曜的位置,寻找了处最接近它的位置盘膝坐在了地上,这才划破离阳指,转而一想,离阳指的血可能已经不够用了,所以又咬破了舌头,用涎阳血画符。

五雷符虽然几乎没怎么用过,可画起来倒也是得心应手,一气呵成的画了十多张符,这才示意昝喜川往旁边挪一挪。

随着第一张五雷符捻符起火,密咒并出后,我隐约感觉到一股霸道至极的气由眉心处往上走,接着天空之上轰然传来了一声响天彻底的霹雳声,我顿感胸中气血翻涌。

  p酷Z匠X:网唯(一$A正版Ln,其他都t\是PM盗-I版Y0

然而,并没有成功引下雷劫。

我紧锁着眉头,双手执符,再次捻符起火,而这一次感觉却比前一次明显的多,可随着那股子霸道至极的气钻出眉心时,居然遇到了一股反秤力,我顿觉嘴里面一甜,忍不住喷了口鲜血!

居然被反噬了?

瞧见我吐血了,昝喜川赶忙朝我走了过来:“怎么会这样?”

我朝他摆了摆手道:“没事,还差两道。”

说完,我擦了擦嘴角上的鲜血,再次执起两张五雷符捻符起火,随着这一次密咒并出,眉心处的那股子气居然所向睥睨的直冲天际!

咔嚓!

一声几乎快要将人耳膜震裂的雷声落下!

成了!

在雷响响起的那一刹那,一根比之黑曜身体还要粗上数倍的闪电准确的将其击穿,下一刻,黑曜身上的衣服尽碎,而它本人更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道霹雳更劈的东倒西歪,隐隐欲坠,感觉随时都有可能从上面掉下来一样。

我狂喷了一口鲜血,眼前一阵阵发黑,后背更像是被一柄大锤狠狠敲击一般,令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不好!

我紧咬着牙关望着头顶之上的黑曜,心里面顿时不妙,瞧着黑曜这架势,根本不可能承受第七重雷劫啊?

昝喜川对此却并不清楚,只是关切的递了一条毛巾给我,问我行不行?不行就算了,他大不了就是一个处分,实在不行他就不干了,没必要让我连命都搭进去。

可惜,他哪里知道我究竟在想什么啊,这么做,并不完全是为了保住他的工作,其实也是为了保护黑曜的安全。

犹豫之下,我狼狈不已的揣起了那剩余五张五雷符,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靠在了城楼的墙上,狠狠的吞了口吐沫,朝昝喜川道:“黑曜怕是抗不过这第七重雷了,我得帮它!”

“啥?”昝喜川一头雾水的望着我,愣了好一会儿,才问我:“你咋帮啊?”

我咧嘴朝他苦笑着道:“别问了,你再帮我一个忙。”

昝喜川吞了口吐沫,有些紧张的朝我反问道:“你想干啥?”

我抬头朝头顶之上的黑曜望去,苦涩着道:“想办法送我上去!”

“卧槽!你没搞错吧?你看那有多高啊?我怎么可能有办法送你上去?”昝喜川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我。

我深深的朝他看了一眼,道:“不,你有办法的。”

昝喜川皱了皱眉,思索了下后,朝黑曜的位置看了看,沉吟了下道:“这里距离它大概还有六十多米,这个高度如果不借力的话,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天门乃至整个京城的上方都是禁飞区,如果你执意要上去的话,那就只能借用直升飞机了,这个我做不了主,起码得由杜局亲自点头才行。”

我有气无力的道:“那你就问问他吧,就说想要快点解决这事儿就得这么干,如果他不同意,那我也没辙了。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